国地税分合与否潜藏更大命题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0日
       本报记者尚浩 新年伊始, 国民经济增速回落, 财政收支更加趋紧。一系列数据表明, 情况非常严重。在中央拉动内需、拉动经济的宏观政策方向上, 财税杠杆可以说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2009年, 一系列税改政策已经或即将推出, 列入中国财税体制改革的议程。一是增值税转型改革, 二是资源税改革, 一直争论不休的国地税应否分流问题, 近来成为热点。话题。期待与纷争的背后, 其实还有更大的问题。其中隐藏着一个命题, 那就是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的改革、调整和理顺, 甚至可能成为今年两会高度关注的话题。这些政策, 特别是国税与地方税应不结合的问题, 势必引发新一轮中央和地方财税体制的变革和调整, 以及要解决的问题和改革的内容。在整体经济下滑的情况下, 改革也更加复杂。更为困难的是, 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也因此面临拐点。不可否认, 改革开放30年来, 从财政“放管服”入手, 以分级税制为导向的制度能量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分税制的实施和完善, 金融体制的不断改革, 不仅增强了中央的宏观调控能力, 也有效地压缩了财政资源。但由于特殊的国情, 这一制度导致许多地方政府入不敷出, 财政债务难以偿还。近年来, 随着国家财政收入的不断增加, 改革分税制的呼声越来越高。分税制改革, 不仅是提高地方政府偿债能力, 也是彻底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建立科学的财税法制体系的必然要求。现在, 分税制改革已被视为国民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 也被视为国家行政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分税制改革涉及地方财政自治原则、储财为民原则、休养原则和简征管控原则, 即逐步取消分税制。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 建立统一的税收征管制度, 在税务机关内依照税法征税。关于上缴中央和地方留存税种和税额的规定, 受到了高度重视。因为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没有科学的财税法律制度, 中央与地方的财税关系不从根本上理顺, 就很难防止地方政府攫取收入。
       以其他方式。 , 损害投资者利益。但是, 如何改革分税制?它仅仅是州税和土地税的结合吗?造成当前国税分离疑虑的根本原因在于,

目前国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方税制, 地方政府缺乏税收自主权。在这种情况下, 随着国家税收征管能力的不断增强, 单独征税的重要性开始下降, 国地税合并的紧迫性势必会增加。国税与地方税分立是为了解决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的矛盾, 最重要的体现就是权力的征收与分权。 60年来, 我国税收管理体制发生了几次重大变化, 而这些变化无一例外都是为了适应当时整个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趋势, 适应中央政府的需要。以及各个时期的权力下放。时代变了, 经过十多年分税制改革的今天, 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关系显然已经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刻。我们看到, 目前已经披露的分税制调整方案大致有两个。一种方案是将增值税上缴中央, 再调整所得税等税种;税收增加了当地的留存率。但是, 这两个改革方案的主要缺陷是中央财政进一步加强, 地方财政缩减, 导致地方政府的财政和行政权力进一步偏离。有学者认为, 将除个人所得税外的所得税全部上缴地方, 适当提高增值税在中央的比重, 更为合适。税源难管的地方所得税,

既能解决当前地方政府收入来源不稳定、无法履职的矛盾, 又能解决因税收征管造成的各地征管中的种种问题。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总部统一纳税。矛盾。同时, 个人税由中央财政管理, 也符合当前劳动力自由流动的现实要求。从 1自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 地方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总收入的比重逐年下降。数据显示, 目前中央政府获得全国税收收入的60%, 地方政府占40%;中央财政支出占30%, 地方财政支出占70%。地方财力与权力的严重不匹配问题日趋严重。毋庸置疑, 中央与地方财税关系面临新的挑战。
       矛盾集中在权力和财力的不平衡。业内人士认为, 当前突出的问题是政府财政越往下越难, 尤其是县乡两级。这一问题成为今年1月5日全国财经工作会议的焦点。
       财政部在会上明确, 在保持分税制财政体制基本稳定的前提下, 2009年将完善与中央和地方财力相匹配的体制。 .方法是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主体功能区建设。官员们清醒地认识到, 金融体制要尽快从现在的“分级金融”向“辖区金融”转变, 建立辖区金融责任机制, 从根本上解决基层金融困难。该国目前面临。如果改革能够顺利进行, 国税与地税是否合并将不再是难题。